吉日入葬

不努力也行的哦

今夜我们都是沉默羔羊

今 夜 我 們 都 是 沉 默 羔 羊

八岁的某个梦里,面目模糊的母亲抱着我说,我再也不会抛弃你了。她拿着我爱的小孩玩具,气球,蝙蝠侠的假面,还有一个崭新的书包,里面装满了儿童故事书。母亲一边亲吻我,一边把棉花糖和爆米花塞进我怀里,她说,亚斯兰,妈妈再也不会抛弃你,我的儿子,儿子。人在梦境里毫无防备,于是我颤抖着流眼泪,哽咽地哭泣,我问,妈妈,你爱我吗?我期待地望向她涂抹上口红的嘴,母亲笑着张开嘴唇,她说,她说:——

那一刻我满身冷汗地在木板床上惊醒。我惊慌地朝右边看去,父亲在我旁边睡着,把他的手搭在我的胸前,悠闲自得地打呼噜。他满身酒气,地板上是他晚归醉酒的呕吐物。平常我都会起身帮他清理...

幻海奇情

幻 海 奇 情


(不好意思发了两次, ...)

*Auf wiedersehen!Servus!Tschuess!ciao!都是德语中表示再见的词汇(查百度的)

*我是在哭累之后断断续续写的这篇。写完这篇之前梨哥和我说,人不应该去找快乐,而是快乐来找你。所以我希望大家都能被快乐敲门,世人永生幸福。


卡申夫杀死了蝴蝶

卡 申 夫 殺 死 了 蝴 蝶

我和明日香正在吃早餐,美里小姐和加持先生度蜜月去了。一只蝴蝶从窗户里飞进来,绕着我转圈。那只蝴蝶很独特,两只翅膀都不一样。我想抓住它,结果一不小心把它捏死了。我的手心成了沉重凶器。

明日香骂我,这可是卡申夫鬼美人凤蝶,笨蛋真嗣。

我当然知道!我心虚地回她。其实我从来没听说过什么卡申夫,因为我憎恨蝴蝶。

明日香冷哼一声,继续重复进行着口腔内的咀嚼动作。她小心地把碟盘上的火腿丢进一旁的垃圾桶,然后喝上一大杯的牛奶,接着含糊不清地说,杀人犯都该死。我想回嘴,蝴蝶算什么人?能等同吗?况且明日香...

自白书

*薰嗣在线床上打架
自 白 書

我是一粒不被期许的鸟形胚胎。

母亲因为难产死后,父亲在电车站把我丢弃,是老师收留了我。她是一位和蔼可亲的女士,有着刚刚到肩膀的酒红色卷发。老师带我去了一间六叠大的房间,她说,这里以后就是我的家。老师走后,我在堆积着数不清的大物什找到了一张灰扑扑的床。意外地,我找到了父亲的随身听。我坐在床上,看着手里的随身听。以前父亲很喜欢它,总是走到哪里都带着。但父亲为什么不需要这个东西了呢?我并不理解。我抬头望这个房间里那扇高高的、高高的好像我永远够不着的窗户,想到父亲或许不会再需要我、爱我了,我蜷曲在厚厚灰尘的床上,第一次——记忆中我第一次哭了出来。父亲载着那辆灰绿相间的...

归渡野鸟



所有事物的存在都是拥有一个美丽的原因的。

我在母亲的日记本上读到了这句话,被写在牛皮本的扉页。我爱我的母亲,就算她是为了她认为的伟大人类后路献出生命而不惜在自己亲生儿子面前肢体破碎地魂归天堂,我也一如既往在自己模糊的记忆里抓取点片段的言语去爱她。爱是伴随疼痛的,而不是子宫里温暖羊水和柔软乳房的温度。爱是伴随疼痛的,我的…我的父亲因恐惧这份疼痛选择远离爱我,我呢?爱是伴随疼痛的。

母亲葬在城市的郊区。因为她喜欢蒲草,所以那里有一块蒲草地。夏天的早晨会起雾,她的尸骨沾满露水;黄昏的时候会飞离,满天都是毛绒。我每个星期六都会去那儿一次,早上喝完一杯牛奶之后我会徒步去那里,下午两三点钟的时候到...

你眼前是三重罗生门

他说,只要你爱我我就会原谅你,相爱的人总是幸福的。于是只要你爱我我便会原谅你,在每个世纪末的黄昏之余和次次百年初的日出之上,我会原谅你。

从白到黑、从南到北,你在马背上流泪。流泪,流泪,滚滚江水从黄河奔来与你共赴乌托邦,满是从地底深处流出来的眼泪。流星把夜幕划破,白、白、白,从细缝里逃出来的白。站在峰顶的女高中生穿着制服,野风把裙子吹肥。她身后是巨大的落日,熟红得像摊在素面上的温泉蛋。女生长发一扬,把蛋挑破,黄液流了出来,烧了满地的黄沙。你流泪,你说,夕阳和流星在一起出现,可不可笑。没人回答。你的声音在赤壁与狂风构织的大荒漠里,无数次无数次传响,你流泪,你听见自己说,你弃尸骨于不顾,你弃尸骨...

八十八键宇宙



我很想阿朗。
他离开了这个地方,去了东京,去了能追逐他梦想的地方。可他忘了我。
我在破旧的笔记本上一笔一笔地写下我对他的思念。我写:我想你阿朗,我想你阿朗,我想你阿朗。太阳看向我,月亮掉进我的眼睛,云掉眼泪,蝉死掉了。阿朗,我想你。如果你能施舍一点喜欢给予我,蝉就会在云的化石里复活。阿朗,这是值得的吗?
我依旧害怕去看那绵延的山峦,依旧害怕你最喜欢的饮料品牌,可是我应该知道,我没什么好害怕的。我什么都做不了,去不了东京,离开了你我就是一只叫Alice的鲸鱼。可是也没有人注意我,我太平凡无力,什么也做不了。人类在宇宙上踩下了第一步,世界关系开始缓和,百年难得一见的月全食出现,南极洲一点点消融,而我太平...

人应该悦生而不恶死。齐生死太难做到也不必做到。人与自然虽然本是一体,出于自然,归于自然,看似无所谓的生死。实则不是,灵魂是在躯体之中却又不随躯体归入万物的。所以在生之前,世界的一切都向你走来,在你逝去之后,你的灵魂与万物背离。

所以,不应该畏惧死也不能追逐死。

我们应该「不愿意死,也不愿意愿意死」


© 吉日入葬 | Powered by LOFTER